擔憂自身難保,美軍反導系統“連跑帶藏”

2021年07月08日16:25

來源:中國青年報客户端

  美軍已在關島部署“末段高空區域防禦系統”。 圖片來源 美國國防部

  綜合編譯 張貴餘

  在其他國家飛速發展的遠程打擊能力面前,美軍的重要前沿基地關島無法繼續仰仗自身與亞洲大陸的遙遠距離確保絕對安全。為了讓即將部署在島上的導彈防禦系統存活得更久,美軍給出的“解題思路”是,讓它的要害部分“跑得更快、藏得更深”。

  固定式反導設施生存力欠佳

  美國智庫“戰略和國際研究中心”最近公開的消息顯示,6月下旬,美國導彈防禦局(MDA)負責人喬恩·希爾,在該機構舉辦的研討會上介紹了今後一段時期美軍的戰區導彈防禦計劃。在關島這一戰略要地,前出部署的反導基地將在2026年前後開始運作。希爾在發言中毫不諱言,由於地理環境限制,在可能的重大沖突中,關島的反導系統極易受到攻擊。

  這位海軍中將強調,考慮到現有部署方案過於脆弱,關島的反導系統的一部分或許不得不藏到地下或安裝到移動式平台上。“比如將雷達與武器分離,這並不是什麼新技術。”

  希爾提到的“現有方案”,主要指的是美軍的陸基“宙斯盾”反導系統。眼下,美國海軍已在羅馬尼亞部署了一套這種系統,第二處正在波蘭建造,每套設施都包括主控制室和輔助建築,以及導彈垂直髮射系統。其中,主控制室的外形和內部配置基本上是從美國海軍的“宙斯盾”艦上照搬的,主要着眼於降低造價並方便操作。武器方面,該系統目前配備與艦艇相同的“標準-3”攔截導彈,主要作戰對象是常規彈道導彈;今後,武器庫中還將陸續添加包括“標準-6”導彈及尚在研發的“滑翔攔截器”等型號。美軍希望後兩者能在2025年後有效對抗其他軍事大國的高超音速武器。

  從歐洲的情況看,美軍的陸基反導系統需要相對平坦開闊的地形,以便充分佈置設備並將雷達探測範圍最大化。然而,正如喬恩·希爾在研討會上所説,關島面積狹小且多山,“歐洲方案”並不適用。相反,如果把部分設施安裝在山體內或移動平台上,甚至讓它們漂浮在海岸線外,則更有利於反導系統在複雜環境下發揮戰鬥力。研討中的方案包括在島嶼南端新建一處地下設施,讓攔截導彈通過山坡上的孔洞發射。

  陸基“宙斯盾”這樣的戰區反導系統,其初始設計與現實需求存在落差。美國官方一直強調,目前設在羅馬尼亞和波蘭的反導基地是用來抵禦諸如伊朗這樣的中小型國家發起的“有限的導彈襲擊”的。這套系統完全是靜態部署的,也沒有特別加固,在大規模衝突中很容易成為高優先級目標,生存能力堪憂。

  無獨有偶,去年,美國“防務新聞”網站發表的一篇文章提到,靜止不動的導彈發射裝置和雷達非常容易被摧毀,幾乎無法逃脱空襲。文章給出的對策是:“用分佈式架構取代單一節點,將作戰系統虛擬化……系統中的傳感器通過偽裝、隱藏、釋放誘餌等降低敵方的命中率,並增加可用武器數量,確保成功進行反導作戰。”

  這種分佈式、開放式架構有利於將“宙斯盾”與其他防空反導武器連接起來。喬恩·希爾解釋説,美軍希望建立多層次防禦體系,充分保護關島免受當前和未來的威脅。當前,島上已經部署了美國陸軍的“末段高空區域防禦系統”(THAAD)。不過,該系統只能在來襲導彈落地前一刻實施攔截,配套雷達也是單向的,缺乏全方位探測能力。早在2019年,關島就發生過不明無人機入侵THAAD陣地的事件,暴露了該系統的侷限性。

  資金、時間、經驗樣樣都缺

  採用地下和機動部署的陸基反導系統如何實際工作?因為沒有太多先例可循,具體操作方式需要摸索,實際效果也有待驗證。

  美國“戰區”網站稱,參考美國空軍在冷戰期間部署陸基“戰斧”導彈的經驗,反導系統的運載和發射車平日可以停放在地下洞庫裏,有事時再轉移到露天。但是,反導作戰具有特殊性,從探測到導彈來襲到進入“交戰窗口”的時間相當緊迫,能夠有效實施攔截的時間更短。因此,將車輛從地下掩體開到發射陣地的流程必須非常緊湊,即便工作人員處於高度警戒狀態,些許延誤仍然可能導致攔截失敗。

  對美軍來説,相關基礎設施建設的成本和耗時同樣很成問題。美軍並沒有太多在遠離本土的島嶼上興建大規模地下工事的經驗。在2022年度財政預算中,美國導彈防禦局為關島方向的工作申請了不到1.2億美元,而且並非專供陸基“宙斯盾”系統,這個數額明顯不夠。

  另據美國“突破防務”網站報道,今年早些時候,美軍印度洋-太平洋司令部(INDOPACOM)表示,希望至少為關島的導彈防禦能力提供16億美元。該司令部指出,這種導彈防禦能力是其“太平洋威懾倡議”的關鍵。INDOPACOM司令菲利普·戴維森海軍上將在今年春季的聽證會上對美國國會表示:“今天的關島已經是一個被瞄準的目標,它需要得到保護,需要做好準備應對未來的威脅。”

  值得注意的是,美國海軍一直擁護在關島建立強大的陸基反導系統,以便騰出“宙斯盾”驅逐艦執行其他任務。在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舉辦的另一次活動中,戴維森指出,“我們需要解放那些導彈驅逐艦,它們具有多任務能力,能夠探測並消滅海面下、海面及海面上空的威脅,與機動部隊一起提供彈道導彈防禦能力。這是對投資(陸基反導系統)的回報。”類似的情況也出現在一些面臨類似挑戰的國家,例如,日本就在探討陸基反導系統的替代方案,包括將其移植到專門建造的艦艇上,以便海上自衞隊有更多機動兵力可用。

  當下,距離美軍在關島的反導基地成型還有一段時間。無論它最終採取什麼部署方式,在亞太地區“大國競爭”升温的背景下,美國軍方都會持續不斷地向這個戰略意義重大的島嶼上堆砌資源,升級攻防能力。“戰區”網站同時提到,關島這個彈丸之地集結了眾多美國軍事設施,但現在,誰也沒有自信能100%抵禦對手的飽和式攻擊。因此,在進一步增強防禦火力的同時,美軍已開始準備“B計劃”,去年重啓關島北方100餘公里的天寧島機場就是明證。

編輯:梁倩文

我來説兩句 0條評論 0人蔘與,